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岁月钩沉 >> 民族往事
走南闯北的保安族商人
时间:2010-12-27 15:25:33  来源:《甘肃保安族史话》  作者:董克义  点击:

保安族主要从事农业,兼营畜牧业和手工业,商业也是其重要的经济活动。在过去的沧桑岁月里,保安族商人用自己的聪明智慧和特别能吃苦的精神,走南闯北,甚至跨出国门,艰难地进行商业贸易,养家糊口。在甘肃、青海、西藏、内蒙,成都、北京、天津、广州、汉口、上海和印度、尼泊尔、蒙古、日本等地区和国家,留下了“短脚客”、“鞑子客”、“松潘客”、“中原客”、“藏客”、“印度客”等这些保安族商人的足迹。虽然其中饱尝艰辛,但在保安族的商业史上留下了值得书写的一笔。u3t保安族文化网

居住在青海同仁时,保安人在从事农业、畜牧业和手工业的同时,经营小本生意或利用农闲时跑短途商品贩运,除资本较大的几家富户既经商又放高利贷外,大多数人的商业资本仅有几百元。他们从河州、循化或隆务镇集市等地购得一些盐、茶、烟、糖、蔬菜或壶、碗、布匹等,用马、骡、驴、牛驮到藏区,换回一些酥油、皮毛等畜产品,来往辛苦,本小利微。这些收入只能满足保安人生产和生活的部分需要,对总的经济生活起不了多大作用。清朝后期,同仁保安地方随着保安站、堡等行政建制的加强与扩大,成为一条通往西宁和内地的交通要道,贸易往来不断增强,逐渐形成一个商业贸易区。“番”、“回”商贾达到百余家,其中就有一部分保安族商人,保安族商业贸易得到了一些发展。u3t保安族文化网

保安人定居今甘肃积石山县的大河家之初,时值1840年鸦片战争后,由于外国资本主义势力侵入我国,使中国封建社会内部发生了重大变化,由独立的封建社会一步一步变为半殖民半封建社会。20世纪初,随着马步芳封建军阀势力的发展,当地官僚买办资本也开始形成,封建地主、官僚、宗教上层结成一体统治着广大的农民,残酷地进行压榨和剥削,保安族人民也和其他各族人民一样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他们艰难地从事农业,兼营畜牧业和手工业,进行商业贸易,以求生存。也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保安族商人用特别能吃苦的精神、积累的传统经商经验和经商智慧,发展商业贸易,促进了民族商业贸易的发展。u3t保安族文化网

u3t保安族文化网

保安族松潘客用过的羚羊角把马鞭 u3t保安族文化网

保安人定居到今甘肃积石山县后到新中国成立前,保安族商人大概可分为“短脚客”、“松潘客”、“鞑子客”、“中原客”、“藏客”与“印度客”几种类型。u3t保安族文化网

“短脚客”,也称“跑短脚”,是大多数本钱少的保安族商人的行商方式。大多数保安人都利用农闲时节行商,他们用肩挑或用牲畜驮,从河州、兰州、青海官亭和循化等地购买枣、核桃、辣椒、蔬菜、面粉、针线、铜器、铁器等生产生活用品,到夏河、洮州、青海同仁保安城和隆务镇等地销售,并就地买或换回羊毛、皮张、酥油、羊等,返回后在集市上出售。保安族聚居的今积石山县大河家镇和刘集乡地处甘青两省和积石山、民和、循化三县交界处,曾是古丝绸之路上的重要通道,在民国初年形成集市,形成了几家比较大的商铺,在大河家经营棉布、杂货的有“永盛贸”、“兴盛福”、“全盛祥”、“永盛祥”四家商号,在刘集经营布匹、杂货、副食的有“积顺昌”、“渊发明”、“敬信义”三家商号。《续修导河县志》记载:“刘家集,县西一百里,居民二百余户,三、六、九为市,产核桃,年出市斗八百余石,花椒万余斤。大河家集,县西一百二十里,居民三百余户,双日为市。”一些保安族商人在这两个集市摆摊设点进行交易,也有人上山砍柴烧炭,背到集市上去卖。这些集市的形成和发展,促进了保安族商业贸易的发展。 u3t保安族文化网

“松潘客”主要来往于甘肃、青海至四川阿坝和松潘等地,故称“松潘客”。主要用马、骡、牛驮运,本钱一般为二三百元,最多不过一千元,每年跑三至五次。主要贩运皮袄、牲畜、珊瑚等,买回茶叶、布匹、牲畜、皮张等。据《在“田野”中发现历史——保安族历史与文化研究》中的调查:去松潘要走二十三站,“夏帮在每年农历五月端阳节左右出发。那时,草原上新草长出来。路上走一个月,售货一个月,回来走一个月,这样一个往返走三个月时间。到了秋季草原上草籽熟了,驮牛吃得膘肥体壮,进行调整替换。冬帮在冬季农历十一月走,腊月到了目的地刚好是销售旺季。”“松潘客”三五人至一二十人结成一伙进行贩运。“松潘客”的贸易形式主要是跑生意和放高利贷,跑生意者当地称为“领东”,放高利贷者当地称为“放买卖者”。“放买卖者”把货物交给“领东”,折价成银元,回来后,“领东”一般要给“放买卖者”付所交货物利润的50%。u3t保安族文化网

u3t保安族文化网

'商旅挂在马鞍上的碗套  u3t保安族文化网

“鞑子客”,主要从河州采购牧区日用品,返运到青海柴达木盆地的蒙古族牧区交易,故称“鞑子客”。他们的本钱比较少,一般只有二三百元银元,最多超不过一千元银元。商品大都用驮畜运,人都步行,非常辛苦。主要贩运刀子、羊毛剪子、针线、茶叶、珊瑚、铜勺子、铜酥油灯等,换回羊只、羊毛、羊羔皮、麝香等在本地销售。据《在“田野”中发现历史——保安族历史与文化研究》中的调查,“鞑子客”的路线和站口是:骑马走第一站古山驿,第二站民和,第三站乐都,第四站平安,第五站西宁,第六站湟中(塔尔寺),第七站上五庄(湟源县),第八站(水峡)三角城(共和),第九站、第十站倒淌河,第十一站向西北走茶卡路口分路,一路向海西州到柴达木,走十四站,到达“鞑子”地方。据调查显示,当时今刘集乡高赵家村的“鞑子客” 有28人,尕李家有12人,今大河家镇甘河滩有32人,梅坡约有13人,大墩6人,今柳沟乡尕集斜套有13人。 “鞑子客”和“松潘客”积累了一定的资本和经验后,才到更远、更艰险的西藏和印度经商,成为“藏客”或“印度客”。  u3t保安族文化网

u3t保安族文化网

                  '马毅(左)马世龙(右)在印度加尔各达合影u3t保安族文化网

“中原客” 主要来往于北京、天津、广州、汉口、上海等地,货物主要有珍珠、古玩、刀子、布匹、珊瑚、铝制品、药材及日用品。如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大城市做生意的有甘河滩的马明贤,大墩村的马忠、马毅,高赵李家村的马德禄、马正武等。其中马明贤,李家村的马世龙、马伊海亚,高赵家村的马德龙、大墩村的马忠、马毅,甘河滩上庄窠的马三哥、马尕老三、马铭骥的代理商陶家村的陶福山等还曾去日本经商,出售从国内带去的商品,返回时从日本带回珊瑚在藏区销售。u3t保安族文化网

“藏客”与“印度客”, 是保安族中最有实力和最有名的商人,因主要到藏区和印度经商,故称“藏客”或“印度客”。这些商人主要来往于青海、西藏和印度之间。民国17年(1928年),保安族商人马忠、马毅、马三十六、马全成、马胡录等10多人第一次经西藏去印度做生意,从此开始,经西藏到印度做生意的保安族商人逐年增加,到1949年的21年间,每年有20至30人从今甘肃积石山县的大河家、刘集来往于西藏或印度之间,人数累计前后约有500多人次,其中今大河家镇甘河滩村的马撇生白、马克来目、马撒力、马如彪、马艾吉忍、马尕艾力、马穆罕麦、马明贤等为首的商队就达230人次;今刘集乡高李村的马六十五、马三十六、马依奴四、马依斯麻、马哈如尼、马者麻力、马依斯夫、马明昌等人前后有220人次。1938年,马尕艾力、马明昌、马哈如尼、马者麻力、马依斯夫、马如彪、马撇生白、马依奴斯等20人从西藏翻越喜马拉雅山去印度,在加尔各达市做生意,居住时间达一个多月。还有今刘集乡高李村的王怒、马寿卿,肖家村的马建业,今大河家镇梅坡村的周文明,甘河滩村的马铭骥等。u3t保安族文化网

u3t保安族文化网

 王怒护照 u3t保安族文化网

“藏客”与“印度客”本钱大,实力较雄厚,他们大多与地方势力和藏区头人有联系,但路途遥远,往返时间长,风餐露宿,危险性大,十分艰辛。他们的运输工具是骡马,以商队的组织形式行商。商队出发前准备好货物和食物,约定在一个地方集中,统一出发。每个人要赶上20匹左右的骡马,每4至5人带一顶帐篷,也有10多人带一顶帐篷的。一般从5月开始出发,8月到达西藏。到西藏后把货物和乘骑以外的骡马卖掉,把银子和白洋换成印度币,然后骑马越过喜马拉雅山,艰难行走20多天,到达印度边境嘎伦堡地方,再把自己乘骑的骡马也卖掉,改坐汽车到火车站,又乘火车到印度的加尔各答。在当地买上水獭皮、漆皮、布匹、珊瑚、铝制品、琥珀手镯、手表、颜料、日用品等货物,于同年腊月返回西藏。把部分货物在西藏售出,又在西藏买些氆氇、藏红花、牦牛等物品,途经青海藏区时出售掉一部分货物,回家后把牦牛和剩余的货物在当地全部销售。因路途遥远,加之牲畜走得又慢,一般在第二年11月才能回家,一次往返长达一年半时间。u3t保安族文化网

“藏客”与“印度客”商队经过青海时,要经受军阀马步芳的盘剥,根据所赶骡马的多少,给马步芳一定数目的税钱,一头牲畜要交3到5元。为了讨好马步芳,有时还要给他送礼,据“藏客”马木核麦的回忆,他共跑了四次藏区,曾向马步芳送了两次礼,一次他们四人送了二三百元,一次从西藏回来时送了40对印度铁箱。有时马步芳还利用和逼迫“藏客”为他办事。一次他抢了藏民的3000多头牦牛,驮了羊毛和8万多银元,迫使“藏客”替他运到西藏,不给任何报酬。为防备路途土匪抢劫,商队全副武装,如他们所说的“备好一马三件,不愁走南闯北”,即每人要准备有一匹好马,一件好皮袄,一杆好枪,由此可见行商之不易。 u3t保安族文化网

保安族“藏客”与“印度客”的成功,除较雄厚的本钱、商队的军事化武装、丰富的经商经验、顽强的毅力、特别能吃苦的精神和与地方势力及藏区头人有联系等因素外,商队坚强的凝聚力和团结协作也是一个重要因素,这一点连地方军阀也不得不称赞:“保安人一匹马、一杆枪、一件皮袄,西藏印度跑趟子,真厉害。”据一些老年人回忆,马步芳很欣赏保安族“藏客”与“印度客”,还会见过商队代表马六十五等人,欲从他们中间聘几位副经理协助其经商,因他们厌恶马家官僚而婉言拒绝。 u3t保安族文化网

保安族“藏客”、“印度客”、“松潘客”、“鞑子客”、“中原客”、“短脚客”等商人在半殖民半封建社会,在封建军阀、地主、官僚、宗教上层统治的夹缝中,在交通和运输条件非常落后的时代,走南闯北,有的还跨出国门,成功地进行商贸活动,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他们不仅赚了钱,增加了自己的经济收入,还开阔了视野,增长了见识,带来了外面的信息和思想,加强了与外界的交流,也对促进保安族和聚居地的商贸发展和社会进步起到了积极作用。u3t保安族文化网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5条网友评论: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友情链接 | 广告业务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973号  
Copyright © 2008-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保安族文化网 版权所有 程序内核: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