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民族语言 >> 研究阵地
濒危语言
时间:2009-10-25 15:31:32  来源:摘自《中国濒危语言研究中面临的几个理论问题》  作者:戴庆厦  点击:

一、如何界定濒危语言?uZD保安族文化网

   什么样的语言才算是濒危语言?这涉及到对某一语言是不是濒危语言的定性问题,不能轻率判定,必须要有一个大体统一的标准。否则,把不是濒危语言当作濒危语言,或把真正是濒危语言的漏掉,就不能认清濒危语言的特点,在理论上或实际上都是有害的。过去,有的学者曾把某一语言算作濒危语言,说这种语言的人看了后很不高兴,说“我们这种语言说的人虽然少,但大家都在说,不能算作是濒危语言”。uZD保安族文化网

    中国的濒危语言究竟有多少?说法不一。有的认为有20多种,有的认为有10多种。其原因主要是标准不一,此外还有对濒危语言的情况未能掌握好的原因。关于界定濒危语言的标准,也存在多种不同的观点。有的主张以语言使用人口的多少作为判断濒危语言的依据。但具体到使用人口多少才是濒危语言则意见不一,有认为不超过1万人,有的认为在5万人以下。有的则主张以掌握母语的年龄段为标准,认为40岁以下的人若已不掌握或虽懂一点但已不使用的语言是濒危语言。这些看法,虽有一定的根据,但若只用单项标准,则难以准确界定,在落实到具体语言时会遇到一些困难。如:地处独龙江两岸的独龙族,虽然人口只有1万人,但男女老少都会说独龙语没有一点濒危的迹象。阿昌语的使用人口是2万人,现仍为阿昌族大部分人所使用。特别是说陇川方言的阿昌族,大都会自己的语言,很少有转用别的语言的。还有,使用人口在5000人以下的浪速、波拉、勒期等语言,目前仍稳定地在使用,并不濒危。uZD保安族文化网

     在《濒危语言研究中定性定位问题的初步思考》一文中,我与邓佑玲博士提出“以量化的多项综合指标体系为依据来判定一种语言是否是濒危语言”的论点,认为濒危语言现象纷繁复杂,在使用人口、使用范围、使用功能等方面都会有反映,如果没有一个量化的、可操作的指标,只依某一单项指标,是难以断定一种语言是不是面临濒危。什么是?应该是指与语言功能相关的诸种因素,包括语言的使用人口、使用功能、使用范围、使用频率等。这当中,使用人口、使用功能是最重要的。使用人口少,固然是许多濒危语言的一个重要特征,但正如上面所说的,使用人口少的语言,不一定非是濒危语言不可。语言使用功能急剧下降、使用范围骤然缩小的语言,当它已退缩成少数人使用的交际工具时,可以认为它已面临濒危。由此可说,界定濒危语言不能只依据静态的理据,还应看动态的演变。动态是事物演变的趋势和走向,往往更能反映事物的本质属性。uZD保安族文化网

     综合指标体系可分为核心指标和参考指标两类。核心指标是起主要作用的。主要有三:一是丧失母语人口的数量比例。如果这个民族80%以上的人都已转用第二语言,并有增长趋势,其母语有可能是濒危语言。二是母语使用者年龄段的分布比例。如果这个语言只有中老年人懂得,青少年一代已失传,表明它已具有濒危的先兆。三是母语能力的大小。母语能力的衰退在听和说上有差异,一般是说的能力衰退比听的能力快。如果对母语只有听的能力而没有说的能力,或说的能力很低,说明这个语言的功能已严重衰退,走向濒危。参考指标是起补充、印证作用的,包括母语的使用范围、对母语的语言态度,以及与语言使用有关的社会、经济、文化等情况。根据以上设置的多项综合指标来衡量,我国的土家、畲、赫哲、仡佬、满等语言应界定为濒危语言。uZD保安族文化网

二、 造成语言濒危的因素是什么?uZD保安族文化网

    语言是人类的交际工具,与人、与社会的关系极为密切。随着濒危语言研究的逐步深入,人们对濒危语言的复杂性不断有了新的认识。造成语言濒危的因素是多方面的,既有语言外部的因素,如使用人口少、分布杂居、族群分化、民族融合、社会转型等,又有语言本身的因素,如语言表达和语言功能不能适应社会需要、没有书面文字等,此外还有语言态度方面的。语言的失,往往不是由一个孤立的原因造成的,而是多种因素相互作用的结果。而且在诸多因素中,必然存在主次之分,其中会有一个是最重要的,在濒危趋势中起主导的作用。不同的濒危语言,由于社会历史各不相同,语言特点又有所差异,因而造成语言濒危的因素也不会相同。uZD保安族文化网

     以赫哲语为例:赫哲族是分布在我国东北地区、人口最少的一个少数民族,只有4245人(1990)。自20世纪30年代特别是50年代以来,由于受到诸多社会文化因素的制约,赫哲语使用人口大幅度下降,社会交际功能不断弱化,到目前已进入濒危状态。据200210月的统计材料,赫哲族主要聚居区的街津口乡,会赫哲语的人仅占2.14%,绝大部分都已转用了汉语。制约赫哲语濒危的因素有:人口少,居住分散;渔猎经济,流动性大;族际婚姻比例大;近代汉语文教育全面实施等。但在这些因素中,人口少是导致赫哲语濒危的最主要因素,其他因素多由此而发。由于人口少,不能不实行族际婚姻,使保存母语的温厚土壤发生变化。由于人口少,没有可能产生本族文字,只能实施汉语文教育。导致仙岛语濒危的因素有:族群分化,人口少,社会发展滞后,社会转型,语言接触等。但其中最重要的是族群分化。仙岛人是分布在云南省盈江县中缅边界的一个人群,使用属于藏缅语族的仙岛语。他们原先与阿昌族是一个族群,后在迁移中分离了,独立发展成为一个群体。据200212月统计,仙岛人只有76人,分布在芒俄寨和芒缅村两地。据老年人回忆,50年代以前仙岛人的人口比现在多,还坚持使用自己的母语,没有出现语言转用,但兼语现象已经出现。但50年代以后随着对外交流的扩大,语言兼用、语言转用的现象不断增多。仙岛语目前的使用情况是:居住在芒俄寨的大部分已失去语,转用了汉语。居住在芒缅村的仙岛人,虽还普遍使用仙岛语,但也普遍兼用景颇语、汉语,大多是双语人,青少年中有的已转用景颇语。总的看来,仙岛语已处于濒危状态,有被汉语、景颇语取代的趋势。族群分化,使得仙岛语只在人数过少的人群中使用,语言使用功能不能不下降,语言的丰富发展也受到限制。uZD保安族文化网

     又以土家语为例:土家语分布在我国的湖南、湖北、四川诸省,人口5704223人。土家语也面临濒危,目前会土家语的还不到人口总数的3%。即便是保留土家语较好的地区如保靖县仙仁乡,不会土家语的人已占一半以上,15%的人虽会一些,但不大使用,只有30%的人还用土家语,但这些人均是搛通汉语的双语人。致使土家语濒危的因素有:长期受到汉族的影响并接受汉语、汉文化教育;在分布上与汉族形成“大杂居、小聚居”的分布局面,处于周围汉区对土家地区的包围之中;改土归流后的社会经济转型;民族意识不强,母语观念淡薄。这些因素导致了土家族语言选择的改变。但在诸上因素中,长期受到汉族的影响并接受汉语、汉文化教育是主要的。uZD保安族文化网

     满语也已接近消亡。满族900多万人口中,大部分都已转用汉语,只有居住在黑龙江省爱辉县和富裕县的少数满族还不同程度地会说满语。满语走向消亡,虽有其政治、经济、文化等多种原因,但起主要作用的应该是分布的变化,即从过去的相对聚居变为后来的杂居。顺治元年(1646年)清军入关,大批满人进入内地,分散在汉族的居住地,与汉族生活在一起。加上满族贵族顺应历史潮流,大力提倡学习汉语文,因而在文化、语言上不能不受汉族的影响,使满族转用了汉语文。满语的衰亡,大约经历了三百年之久。uZD保安族文化网

    研究制约语言濒危的因素,要在广泛、仔细分析各种现象的基础上,提取起主要作用的因素。而且,要进一步分析主要因素与次要因素的相互制约关系。uZD保安族文化网

uZD保安族文化网

 uZD保安族文化网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5条网友评论: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友情链接 | 广告业务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973号  
Copyright © 2008-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保安族文化网 版权所有 程序内核: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