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保安腰刀 >> 理论文章
保安腰刀生产与销售民俗现状考察研究——以甘肃省积石山县保安三庄为个案
时间:2008-07-20 15:32:27  来源:保安族文化网  作者:张佩成  点击:
kJa保安族文化网

         正如钟敬文先生也说的:“工匠们的绝技,是他们聪明智慧和灵巧双手相结全的产物。他们技艺的传承,总是通过收徒授艺,言传身教,实践为主的办法来实现。创艺艰辛,得道不易,记之于心,流传于口,代代相传,遂奉为诀而不轻易传人。各行工匠中流传着的大量艺诀,艺谚,正是他们经验的总结。”他又说:“数千年来,拜师收徒之风极盛,并形成了严格的师承制度,从选徒、拜师、传艺到出师,各行业都有自己的一套规矩。一般说来,师傅对徒弟实际上采取的是家长式的管制。刚进师门的小徒弟,先要为师傅家里干杂活、挑水、劈柴、烧饭、抱孩子等等,什么活都要干,他不但要惟命是从、应对得体,还必须做到早起晚睡、眼尖腿勤,受训斥、挨巴掌是经常的。经过一两年的家务活训练,师傅认为他能听话吃苦,人品合格,这才开始传艺。艺徒先是给师傅当下手,由简到繁,由粗到细,继而在师傅监督和指导下,干关键性的技术活。经过几年的勤学苦练,直到能独当一面,才能出师。” [3] kJa保安族文化网

         这段精辟的话同样适用于保安刀艺的师承关系。我发现,绝大部分工匠乐于选择自己的子弟,外甥与本民族人作自己的继承者,不情愿将自己的技术传给外族人。这是因为保安族是个人口特少的小民族,他们从潜意识里害怕别的民族若学会他们的制刀技术,他们的刀艺将流失,从而害怕别的民族抢走他们的“半碗饭”。于是,他们对徒弟的招收极为严格,不肯轻易招外族人为徒。即使有外民族人也在打刀,但在整个刀子匠中,所占的比例很小,没有形成自己的势力。所以我们敢肯定地说,直到今天,保安腰刀技术的传承还是以祖传秘方(即父子相传、传男不传女、传贤不传愚)和一般的师承关系(如:亲戚、邻里之间的传承为主流,现代的社会传承很少。 kJa保安族文化网

        人类的历史就是在不断的尝试中,认识和改造,甚至企图征服自然,控制周围的环境,每个社会都有它独特的、视为宝贵财富的文化。“对环境的不同调节导致了各式各样的习俗。所有这些如同万花筒般的价值观念、道德信仰、行为活动都是后天赋予的,并通过社会交往而传给年轻的一代……人类在广阔的自然环境中发展了无数种聪明的谋生手段,充分显示了人类适应苦艰苦环境的能力。即使是最简单的技术也显示了人类的这种能力。” [4] 我们在研究人类的这些风俗时,必须打破文化教育、习俗间的人为隔阂,要学会透过表面现象,透过一般经验,抓住社会生活的本质,我们的任务是分析某些新情况、新问题、从已知的、熟悉的事物和现象中推导出新的东西。 kJa保安族文化网

         进入改革开放的新时代以后,保安腰刀交换的发展刺激了它的产量和分工,一些新的工具(如空气锤、电钻、切割机等)也引入到生产的领域中,行业内部的分工也日趋明显了,不同的工匠打制不同的腰刀,但由于制作腰刀的人员成分的单纯和生产设备的简陋,作坊内部的分工基本上还是没有,差不多每个人都要做完产品的全部过程,只是由于技术、手艺的差别,师徒间才有简单的分工。徒弟只做简单的、协助性的部分,而师傅则做主要的,繁难的和技术水平要求高的部分。 kJa保安族文化网

第四节 、保安腰刀的生产禁忌 kJa保安族文化网

        所谓禁忌,即“‘答布’( taboo )原系波利尼西亚的土语但世界各民族都有这种信仰,所以便被人类学家采用通用的名词,我国便有 ‘ 禁忌 ’ 一语,便是指此。 ”[5] 禁忌教人不应当怎样做,以避免所不想要的结果。而当人们不能通过技术和组织手段处理给他们带来忧虑的严重问题时,人们往往试图通过超自然物和超自然力的信仰和控制来解决、处理这个问题。因为信仰特定禁忌的人认为若触犯了这种神秘禁令,则认为不幸的结果将会降临。当然,保安族工匠也同样摆脱不了这个宿命论的漩涡,也同样相信各种各样的禁忌,只是由于时代的发展,经济文化生活水平的逐渐提高,这种信仰的市场才逐渐缩小。 kJa保安族文化网

        前文已经说过,许多保安族工匠由于害怕自己的技术被人偷偷学去,抢去自己的“半碗饭”从而拒绝外民族的学徒来学制刀技术,而使生产活动萎缩缩在家庭、亲属、族人的范围,并使师徒关系也局限在这个范围之内,一些关键性的技术历来是父传子、子传孙,即使招收学徒,学徒也须严遵师傅禁令。尤其在旧社会,这种情况比比皆是。“当时,正式招徒工的情况不多。徒弟在学徒期间,必须帮助师傅做农活及其他家务琐事。徒弟出师后,没有得到师傅的许可不能自己安炉子打铁,否则炉子要被子拆毁。” [6] 这样一则可以垄断打刀的技术,二则防止有用徒弟的自行离去会降低师傅的生产效率,从而减少自己的收益。这样的行规一直持续到 20 世纪 40 年代末,只是由于打刀的匠人越来越多,少数好的匠人再也不能垄断打刀技艺了。 kJa保安族文化网

         在调查中,我发现,一些年老的工匠还在苛守祖辈传下来的传统。 71 岁的老工匠马进祥(甘河滩村 1 社人)说: “ 我们的刀子技术有保密性,过去这样,现在还这样。我们一般不让外族人学我们的技术。如果外人或陌生人出现在我们的打刀现场的话,匠人一般会停止打刀,而改干别的杂活,直到外人离去。 ” 这段话代表了中老年保安族工匠的心声,说明保安刀艺的排他性、保守性、封闭性。然而马明文(马进祥的儿子 27 岁)则告诉我: “ 这些习惯(指保密技术的风俗)是先人们遵循的,我们年轻人一般不管这一套,即使有外人在看我们打刀,我们也照干不误。 ” 这两段话反映了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的观念发生了变化,两代人产生了同一民俗的不同看法。我们还发现,一般老年工匠在打造腰刀时,严禁妇女出现在场(尤其是刚生下小孩或正来月经的妇女)也严禁妇女从他们的制刀工具上坐,跨过等等。过去,男人们如何做刀子,妇女(尤其是年轻女性)不能过问,更不能进入制刀现场,男人们认为:妇女看后,制出来的刀子就不锋利了。当然,在 21 世纪年轻的刀子匠看来,这些禁忌都是荒唐可笑的,也是不足为凭的。他们对这些禁忌熟视无睹,因为我发现,许多保安族中青年工匠在手工作坊内打刀时,妻子是重要的,甚至是唯一的帮手。当妻子累的时候,也可以坐在制刀工具上。 kJa保安族文化网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两种截然不同的认识观呢?我们认为,过去由于科技文化水平的普遍落后,以及民族间文化交流的缺乏,人们的认识水平很低,对妇女及妇女的经血怀有一种天生的误解和反感,认为经血是污秽的、不洁的、也是危险的和肮脏的,因而唯恐躲避不及。从而在男人与女人中间人为地划了一条泾渭分明的文化界限。这一制定的界限认为,男人是洁净的、优越的,因而是可以主持各种事务及礼仪的人;而女人则低贱的、肮脏的、因而是男人统治的对象。这不是科学的划分,然而当这种学说在某一社会中形成民俗信仰时,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自己都对此深信不疑,都认为是合理、正确的。然而,这也是人类的悲哀,同是女性、人们认为:

 5/10   |‹ ‹‹ 3 4 5 6 7 8 ›› ›|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5条网友评论: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友情链接 | 广告业务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973号  
Copyright © 2008-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保安族文化网 版权所有 程序内核:ECMS